山東能源外網 內網

當前位置: 首 頁>>企業文化>>文化長廊>>正文

文化長廊

愛挖野菜的母親

2019年04月25日 伊犁機械 于愛華 點擊:[]

母親經常給我們講她小時候的故事,故事的主題有一多半都圍繞著“餓”。她出生在50年代,生長在饑荒年間,那時候挖野菜幾乎是她們的主要生活來源,當時人人都靠挖野菜活命,能吃的不能吃的植物,她們都嘗過吃過。

長期的經驗積累,到什么季節挖什么野菜、哪里有什么野菜,她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在靠野菜生存的年代,野菜并沒有那么多可挖,不管什么樣的能挖到已經是很幸福了,所以,在形勢的“逼迫”下從小好強的母親練就了一手挖野菜的“奇功”。母親挖野菜的功夫不得不讓人佩服,當別人還沒看到野菜的時候她已經挖了半袋子了,當別人已經累得動彈不得的時候,腿疼腰疼的母親為了家人的口糧還在不停的找著挖著。如今,快七十歲的母親挖起野菜來還是精神倍增,只要不制止她十遍二十遍,依然像吃了炫邁一樣停不下來(當然是在有野菜的情況下),我經常調侃母親,說挖野菜就是治療您渾身疼痛的唯一“良藥”。

以野菜充饑的年代已經一去不復返,我們這一代人挖野菜的目的、意義和上輩的人已不能相提并論。我們挖野菜更多的是出于吃多了大魚大肉,偶爾品嘗一道無公害的純綠色食品也不為餐桌上一道不錯的調劑品。母親卻對挖野菜有著很深的感情,她老人家對野菜的鐘愛程度無人能比。在老家礦區的時候每到挖野菜的季節周末都會陪母親去周邊農村走一走,看到一兩棵婆婆丁就像發現寶貝一樣趕緊挖起塞進早已準備好的大號塑料袋中,只是每次的收獲都不盡人意,因為挖野菜的人比野菜還要多,失望的母親總也不能酣暢的施展她的技能。

來到新疆,便來到了野菜的世界,我們居住的小區周邊到處都是規劃建設中廢棄的果園菜園,地里面有數不清的婆婆丁、苦碟子,當地人不喜歡吃這東西,可高興壞了這些隨子女進疆的爸爸媽媽們,他們從春天剛冒芽,一直挖到秋天開滿花,每天樂此不疲,當然每次的挖野菜冠軍還是母親。每天回到家,母親都要向我展示她的“戰果”,陽臺上的晾衣架上密密麻麻的掛滿了一波又一波半干的、新鮮的婆婆丁,冰箱里塞滿了用開水焯過的苦碟子、苜蓿芽,導致我們每次洗完衣服都要考慮晾在哪?去趟菜市場從來不敢多買菜。怎么勸她老人家都沒用,在挖野菜的事情上我娘倆沒少冷戰,不過每次冷戰完了最后妥協得還是我。

如今年邁的母親跟著我一起生活,我們每天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一天不在家,自己一個人在家也沒多少事情,對于一生好強的母親來說,在家不能為孩子們做些事情就好像沒有了價值一樣,她不允許自己這樣清閑。只有在挖野菜的時候才能展示她曾經的不服輸,只有孩子們拿著她曬好的干菜送人的時候她才覺得自己有價值。我漸漸地理解了老母親的行為,我佩服母親的執著,更心疼母親的勞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她摘摘菜,洗洗菜,還有一定要多夸夸她,讓她覺得自己老有所用、勞有所獲!

當前位置: 首 頁>>企業文化>>文化長廊>>正文

文化長廊

愛挖野菜的母親

發布日期:2019年04月25日    點擊:

母親經常給我們講她小時候的故事,故事的主題有一多半都圍繞著“餓”。她出生在50年代,生長在饑荒年間,那時候挖野菜幾乎是她們的主要生活來源,當時人人都靠挖野菜活命,能吃的不能吃的植物,她們都嘗過吃過。

長期的經驗積累,到什么季節挖什么野菜、哪里有什么野菜,她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在靠野菜生存的年代,野菜并沒有那么多可挖,不管什么樣的能挖到已經是很幸福了,所以,在形勢的“逼迫”下從小好強的母親練就了一手挖野菜的“奇功”。母親挖野菜的功夫不得不讓人佩服,當別人還沒看到野菜的時候她已經挖了半袋子了,當別人已經累得動彈不得的時候,腿疼腰疼的母親為了家人的口糧還在不停的找著挖著。如今,快七十歲的母親挖起野菜來還是精神倍增,只要不制止她十遍二十遍,依然像吃了炫邁一樣停不下來(當然是在有野菜的情況下),我經常調侃母親,說挖野菜就是治療您渾身疼痛的唯一“良藥”。

以野菜充饑的年代已經一去不復返,我們這一代人挖野菜的目的、意義和上輩的人已不能相提并論。我們挖野菜更多的是出于吃多了大魚大肉,偶爾品嘗一道無公害的純綠色食品也不為餐桌上一道不錯的調劑品。母親卻對挖野菜有著很深的感情,她老人家對野菜的鐘愛程度無人能比。在老家礦區的時候每到挖野菜的季節周末都會陪母親去周邊農村走一走,看到一兩棵婆婆丁就像發現寶貝一樣趕緊挖起塞進早已準備好的大號塑料袋中,只是每次的收獲都不盡人意,因為挖野菜的人比野菜還要多,失望的母親總也不能酣暢的施展她的技能。

來到新疆,便來到了野菜的世界,我們居住的小區周邊到處都是規劃建設中廢棄的果園菜園,地里面有數不清的婆婆丁、苦碟子,當地人不喜歡吃這東西,可高興壞了這些隨子女進疆的爸爸媽媽們,他們從春天剛冒芽,一直挖到秋天開滿花,每天樂此不疲,當然每次的挖野菜冠軍還是母親。每天回到家,母親都要向我展示她的“戰果”,陽臺上的晾衣架上密密麻麻的掛滿了一波又一波半干的、新鮮的婆婆丁,冰箱里塞滿了用開水焯過的苦碟子、苜蓿芽,導致我們每次洗完衣服都要考慮晾在哪?去趟菜市場從來不敢多買菜。怎么勸她老人家都沒用,在挖野菜的事情上我娘倆沒少冷戰,不過每次冷戰完了最后妥協得還是我。

如今年邁的母親跟著我一起生活,我們每天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一天不在家,自己一個人在家也沒多少事情,對于一生好強的母親來說,在家不能為孩子們做些事情就好像沒有了價值一樣,她不允許自己這樣清閑。只有在挖野菜的時候才能展示她曾經的不服輸,只有孩子們拿著她曬好的干菜送人的時候她才覺得自己有價值。我漸漸地理解了老母親的行為,我佩服母親的執著,更心疼母親的勞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她摘摘菜,洗洗菜,還有一定要多夸夸她,讓她覺得自己老有所用、勞有所獲!

广东时时彩37期